【52PK 8月30日消息】如果你是一位资深的《DOTA》玩家的话,爱游戏APP 那么你对“Merlini”这个ID应该不会陌生。爱游戏APP 对,就是那个当年迷之走位绕树林三杀的宙斯!“Merlini”本名BenWu(下简称吴),09年从大学毕业的时候,许多年轻人甚至无法找到一份工作。但这位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毕业生在芝加哥的一家交易公司获得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  

CNN专访《DOTA2》华裔解说:收入比华尔街高

他发现工作节奏很快,薪水也不错,但是感觉少了点什么。2012年的时候,他休假了一段时间。然后,在一周之后变成一名全职的视频游戏玩家。  

在当时吴的举动看起来很疯狂,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他最明智的选择之一。他现在处于“电子竞技”的最前线,把视频游戏比赛推向主流,类似扑克行业正在发生的那样。  

“一些人说游戏是青少年或小孩子的玩意儿,说得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似的。”吴对CNN财经说。“但是游戏很和活力,需要团队配合,需要创意有突破的想法,是锻炼头脑的一种办法。”  

成长中的电子竞技  

成千上万的人在看吴在Youtube和Twitch上的直播。Twitch是一家视频直播服务商,才被亚马逊以9.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CNN专访《DOTA2》华裔解说:收入比华尔街高

观看吴直播的玩家们通常会在游戏中使用吴的诀窍来达到新的水平,或者是向吴发送信息和问题。  

eSports已经变得主流,七月份时吴在ESPN3边玩边解说,另外像红牛、Monster和可乐可乐这样的公司都会赞助大型游戏赛事。  

为了说明收入方面的事情,吴提到他在杜克大学时以业余身份打DOTA的事情。他曾经是Danish的一名队员,与全世界的队伍竞争。赢得一场主要的赛事可以让每个队员分得几千美元。  

“很幸运的是那时就能获得5位数的奖金。”他说。  

现在就更高了,在七月份结束的TI4,来自中国的冠军队伍拿走了500万美元。  

“DOTA是一个变化很多的游戏,像象棋。以团队的形式来克服障碍比独自作战的象棋要难。”吴说,他试着来描述像DOTA这样的多人游戏的难度。“象棋可没有那么多团队的事情。”  

大师级的游戏玩家  

DOTA游戏中的目标是拿下对方的远古遗迹,有点像夏令营的抢旗游戏。两边队伍各自5名队员相互交流,选择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像是体操课上选择队伍,有着不同的技能。几乎所有的困难都需要团队的能力配合来克服。  

CNN专访《DOTA2》华裔解说:收入比华尔街高

顶尖队伍的影响力遍布全球,超过4000万人通过Twitch观看了TI4的最后决战。  

现在还是难以相信吴向一个大学女朋友隐藏了游戏的事情,并让对方觉得在毕业后他做的是“真正的工作”。  

吴在社区里以“MerlinDota”而知名,这个昵称是他在中学的时候起的,现在他用在推特和YouTube上。  

“现在在游戏领域有一波职业风潮。”吴说,“年龄在16到28岁之间,95%的人是男性。”  

许多顶尖的选手都在21至23岁之间。这就是为什么吴不再活跃的去打职业的原因。相对的他通过教别人怎么去打赚得真金白银,并且成为网络名人。  

拿他和前NBA球员BillWalton相比似乎已经不太突兀,Bill以UCLA和NBA的专业经历转行为顶尖的TV评论员,一做就是20多年。  

吴为他的职业生涯而惋惜,感叹要是再年轻几年他就不用放弃职业,但现实是他现在通过游戏赚得的钱比在华尔街当交易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