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昕是山东人,非常健谈。今年年初,他召集昔日的伙伴们创立了创屏网络,再次成为一名创业者。如今的王昕已不算年轻——如果仅从自然年龄判断的话——但我采访过无数的创业者,他们大都给我一个共同的印象:只有梦想,没有年龄。

创屏网络CEO王昕:做真正对用户有价值的软件

  263,从技术到管理

  王昕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互联网老兵。1997年底,他加入263,在那里,他经历了这家具有相当规模的公司的个人互联网业务的崛起和衰败,也完成了个人从技术人员到业务管理者的转型。

  提起263,王昕不胜唏嘘:“263是个老网站,现在它的面向个人用户的互联网业务已经弱化了。不过早期从事互联网的人都知道,263最风光的时候在门户网站中排名在第三、四名,在前面的就是是新浪、网易或搜狐。263.net的免费邮箱是当时国内用户最多的第一大免费邮箱业务。2000年是263互联网业务最辉煌的时代,我在那时候负责网站的一个主力频道。在2001年,如果不是纳斯达克的中概股泡沫破灭了,263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就差了那么一步。”

  说到这里,07073小编也不禁感慨,如果真是那样,王昕或许就可以“提前退休”了。但他随即否定了这个说法:“即使那样也许还会创业,就像这次,我要做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

  2001年,王昕离职,和朋友一起做了个软件公司,后来这个公司卖给了网通。2003底,他又被263的老板召回,“二进宫”后负责SP业务。但2005年,他又选择了离开。

  王昕对263有着特殊的感情,在那里的经历也让他对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有了越来越深刻的理解。2006年,他再次选择创业,这一次他选择了手机游戏——没错,就是2006年,就是手机游戏。

  “骨灰级”手游创业者

  说起2006年开始做手机游戏,小编头脑中立即出现“骨灰级”这样一个形容词。在手游行业,王昕创业比很多人要早上七八年。

  说起这段经历,他很兴奋:“其实那家公司在2005年底就开始做了,是我投资做的。刚开始自己并没太管理,公司的主力业务模式是卖游戏给当时的SP。我2006年6月开始正式接手这家公司,那时候还是塞班时代,我们做Kjava游戏,可以勉强盈利,不过没俩月就出事了。当时移动出了个政策,百宝箱(移动的游戏业务)停止接入,这意味着我们的客户SP们瞬间就没有买游戏的需求了。这个行业里的公司瞬间就消失了9成。”

  王昕笑着说:“我做游戏,就是因为我认为那时候的移动业务,对用户最有价值的就是游戏。但你说我这是有多惨?刚想好好做做游戏就赶上这事,公司眼看就做不下去了。还好咱是做过互联网的!我一看公司现金收入这就断了,就直接改变了业务模式,从卖游戏给B,改成了直接做互联网推广,卖游戏给C。公司转模式还是很快的,2006年9月移动关闭百宝箱我们就开始转,2007年1月流水就上来了,收支就平衡了,而且业务规模也越做越大。”

  到了2011年,安卓来了,国内厂商都一窝蜂地转去做安卓游戏。王昕这时也感觉到智能机的到来是行业发展的一次机遇,平台业务一直是王昕最想做的事,只是在一个格局已定的市场里很难有可能性。但现在是行业变革的战国时代,任何人都有向行业上游发展的机会。

  这时国内的一家上市公司恰好一直在寻求移动游戏领域的平台化业务的突破,于是他决定入职这家公司开拓平台化业务。

  职业经理人,锁定安卓模拟器

  2012年3月,王昕来到这家上市公司负责其全资游戏子公司的全面业务, 做起了职业经理人。这家公司原来是做CP的,但一直不温不火。王昕入职后做了两件事:一件是把公司的业务模式从CP转型为发行商,另一件就是着手开拓安卓模拟器业务。

  王昕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我早就想过模拟器这种软件有机会成为平台级业务。起初,我对做模拟器进行了调研,发现想做出来还是有很大技术难度的。2012年我发现了BlueStacks,这是一家由印度人在美国开的公司。我当时还在上市公司负责游戏业务,就直接联系了他们。我想我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和这家公司讲中国市场的、希望他们和我们合作做中国的toC模式的人。当时的构思是我所服务的公司出资6000万,美国公司出技术,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做toC模式,发展成游戏平台。”

  可惜事情发展并不顺利,2012年8月,虽然王昕说动了集团公司的董事会,与董事长一起去美国BlueStacks总部,与他们的董事会成员洽谈合作事宜。但是印度人比较谨慎,而且他们当时的业务模式是卖license给企业客户,对于to C 的业务模式没有任何概念。而且如果中国成立合资公司,他们怕在国内已有的toB业务会受到影响。权衡之后,这桩合作就一直搁置,再无进展。

  不过王昕很坚定地认为这个模式是有前途的,自此后,他一直在找寻在这个技术领域的资深技术人员,并且也很幸运的找到了这方面的关键人才。期间这些技术人才也一直在业余时间对模拟器的底层技术持续做了深入的研究和开发,期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是一直没有做出成品。直到2015年初他再次离职正式创业做安卓模拟器,立刻召集了这批核心人才,采用了更先进的技术路线全速开启产品化研发进程。基于长期的在模拟器技术方向深厚的技术储备和积累,6个月后,他们就把产品做了出来,而且性能全球领先。

  这就是今天安卓模拟器软件PKBox的由来。

  模拟器能切入平台模式

  王昕特别感谢那些有着大公司背景、衣食无忧的兄弟们能够跟他一起创业。当初他召集这帮兄弟过来,用情感和愿景打动了大家。在王昕看来,做平台是最难的,但这也是做成后价值最大的业务模式。纵观目前的行业里面,已经很难有能做成平台业务的产品和模式了,模拟器是极其少见的能切入平台模式的业务和产品之一。

  有人质疑他们说,PC已经没落了,还做PC上的软件有前途吗?

  王昕的理解是:这不能简单理解为PC软件或者PC上的业务。当用户坐在电脑前的时候,有那么多好玩的客户端游戏可以去玩,他为什么要玩个模拟器手游呢?这要看用户的习惯是什么。用户不是钟情于某个终端上的游戏,用户关注的是游戏本身。他已经在玩某款游戏后,会花很长时间在这个游戏上,如果他发现能在电脑上能玩,而且能带给他更大的优势,那就很可能在有电脑的时候用电脑玩手机游戏。所以,用户坐在电脑前的时候不是先想我是玩个端游呢、还是有页游呢、还是手游呢?其实是他原来在玩什么游戏,现在就想接着玩什么游戏,特别是手机网游。中国有3到4亿的手机游戏用户,有大约50%的人有电脑的使用环境,这个市场有多大?

  另外,电视游戏也是模拟器未来的机会。因为PC和电视有相仿的体验,都是大屏幕,但是PC模拟器可以弥补电视游戏的很多短板。电视机是公有屏,我们什么情况下会买电视?单身的时候一般不会买吧?一般是成家了,买房子了,才会买台电视摆在客厅里。成家后什么时候能玩电视游戏?一是今天的工作完成了;二是家务活干完了;三是孩子得睡觉去了;四是老婆不和你抢电视看韩剧……如果和爸妈在一起住就很难有机会了,电视得让给他们吧?但是电脑不一样。电脑是私有屏,你不让我玩,我可以去进书房玩,可以在公司午休时候的玩,可以在咖啡厅玩……

  王昕的产品支持所有的手柄,就是要让用户可以跨越所有屏幕。

  做真正对用户有价值的互联网产品

  创业中的王昕个人时间并不太多,如果有时间,他更愿意跟家人和孩子呆在一起,他也会约朋友聊聊天,不过这样的机会屈指可数。

  虽然工作很辛苦, 但是他仍然很兴奋,因为有更大的愿望支撑着他。

  王昕对07073小编说:“你看我的经历,出道是程序员,做过互联网,做过SP——当然这个我不太认可,但是确实学到了很多运营上的东西——还做过游戏。其实呢,我骨子里有技术情节,有互联网情。我特别想做一个互联网产品,一个真正带给用户价值的互联网产品,这个产品最好有一定的技术含量。PKBox——有技术含量,是游戏平台业务,是纯互联网产品。所以我感觉目前我做的这个事,是个特别适合我的事,也是个我特别喜欢干的事。”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这个产品能有越来越多的用户认可,越来越多的用户喜欢,还不是赚多少钱的事。等将来给孩子们讲想当年的时候,我希望能说:‘有个软件全球有上亿的用户在使用,大家都很喜欢用,这个软件叫PKBox,是我做的!’”